【敬之.随笔】下乡记

【敬之.随笔】

下 乡 记

敬之

下乡,对于曾经是一名公务员的我来讲,以前在岗在位时,或许,是常有的亊情,也并非是稀奇之举。

然而,现如今,我已是退居林泉之身,早己脱离了所谓的:“庙堂” 或“官场”,系一介“江湖之远”之人。对于县政府及有关部门领导热情相邀,本应谢绝。但渉及桑梓的民族工作,况我又是资深地民族、经济工作者兼作家,自然无理由驳面,只有欣然地接受了。因而,才有了随同县领导下乡检查指导工作的亊情。或许,在局外人看来,似乎这也算是有些“特别” 了吧?

二0一五年三月四日下午,天晴。初春的季节,特别是地处在高寒山区,仍有些寒冷,依旧着着冬装倒也合适。这时,我随县委常委、副县长杜宇(国家民委下派干部),县民宗委主任、党组书记陈志泰,副主任谭运祥,县民族文化研究所所长刘建平等同志一行。驱车数十公里蜿蜒陡峭的山路,经近两个小时车程,深入到地处七曜山偏僻幽深深处的金铃乡,检查指导民族特色旅游村寨创建情况。

我们分乘的两台越野车,沿着山区坎坷不平,窄小的乡道公路向前行驶。来到了县境内海拔1500余米的大山--七曜山,在山顶一处丫囗停下车来,作稍亊歇息。

抬首极目环视,只见:视野广袤,山峦起伏,沟壑深幽,霭雾云绕。起伏的原野山峰山谷,仍处在冬春交替参杂其间的萧瑟,宏伟的嶂子岩,裸露出它那白泛泛的石炭岩体。以及山上遍布的霜红枫叶和那枯黄色的灌木丛,与一片片野樱桃和野梨树开出的银白色花朵,点辍其间,交相辉映。勾勒出了一幅幅山峦层林尽染,呈现色彩各异的画图,惹人暇想联篇。犹如是一位满经历史沧桑的孤独老人,在急迫地等待社会和人们,去对他关爱抚慰一样。

然而,我们一行刚到乡政府,还未停下来稍事休息,就急速地开展了工作。在乡党委书记谭建红,乡长向朝虎同志的陪同下,边步行边听取他们的工作汇报。并径直到正在进行民族旅游村寨创建中的银杏村凤凰组,实地检查察看。

该村座落在群山倾顶,山峦叠嶂,森林幽深,狭小山沟之处的乡道公路旁。只见:一栋栋错落别致,古色古香的土家吊脚楼民居,青石板铺设的宽敞院坝,花台、自来水管道。新建的漂亮实用的卫生间,卫星传输网,硬化的村道,既展现在我们的视野里,使大家的眼眸为之一亮。

若不是亲眼目堵,真不敢想像,在这个地处大山深处的偏僻一偶。竞然还有如此美好的,具有土家民族特色的旅游新村寨的存在,让人疑似进入了梦境中的世外“桃花园”!

据了解,这个村寨的打造,是按照国家民委的统一布置和要求,在县委、县政府的关怀下。县民宗委为了配合营造石柱“大黄水”旅游战略,迎接七跃山国家级地质公园的早日建成,而投资100万元民族专项资金,在原有旧民居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的。

这个民族特色旅游村寨项目的打造,既配合了国家实施的开发武陵山区扶贫大战略,又适应了扩宽石柱“大黄水”旅游范围的需要。同时,也为地处偏僻的金铃乡,不适应传统的农业生产,必须要寻求开辟新的乡村特色发展项目。借以增加农民收入,改善民居与民生,早日实现山区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,提高生活质量的新途径。

在与该村土家族群众倾心交谈中,很多群众都表达了感激之情。而该村党支部书记余文兴,则更是深情地表示:“党和政府真关心我们山旮之地的群众啦,忱心我们这个地方山陡地少,种不了粮食,收入少,居住条件又差。特意花巨资帮我们改造环境,打造民族特色旅游村寨,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地希望。我们真心地感谢党,感谢各级政府,也感谢各级民宗委啦”!

在察看了凤凰组后,我们又马不停蹄地继续向山上行走,对该乡银杏村规划创建的另一院落,进行了实地察看。

经过此次深入农村基层实地检查,既关心体恤了山区土家族群众的疾苦, 。同时, 也更加鼓励和激发了该乡广大少数民族干部群众,搞好民族特色旅游村寨工作的信心。由此,赋予和体现了此次下乡,非同一般平常下乡地意义。

随后,我们一行绕有兴致的来到村旁山丫处,在一棵高约100余米,树脚端直经约两米,树龄在数百年的大银杏树下。仔细地观赏和品味,感恩自然界,更感慨植物生命的顽强。然后,我们一行六人,欣然在大银杏树偌大的树洞前,合了影。以此,作为此次,一次非同寻常下乡的纪念!

二0一五年三月六日

作于重庆. 石柱寓所

退思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