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落深秋

这秋,早已经深去,白露也已经过去几天了,可是雨水,从夏末至到现在,只能用手指头来数,用几斤来衡量。有时候,即便是独自坐着,心也会像奔驰的无羁绊之野马。-----题记

一早一晚的天气,还是夹杂了几分凉意,只是中午的时候,也会偶尔出现三四十度的高温,热得汗流浃背的,不过对于我来说,夏天再热,都不会抱怨,而是心生欢喜。早起,一如既往慵懒的坐着,放一本喜欢的书籍在手边,或许并不阅读,只是单单就这样放着,也觉得心间安稳踏实。手托着下巴,坐在椅子上,向来已经习惯了这慵懒的姿态,静静凝望路上行人匆忙,有微风吹来,带来一抹细微的凉意。

有少许的黄叶,落在树脚底下,街道两旁的树木,似乎也无精打采的,天空少了很多鸟儿的影子,显得空旷和寂寥。只有这眼眸里流淌着的无尽的天高云阔,落叶,枯黄,倒也符合这深秋的意境,也算是对秋的交代和迎合。于我,能欣赏的风景,也就门前街道上的那几棵树,四季更迭,从春天她们抽新芽到寒冬枯瘦的枝干,被皑皑白雪覆盖,很多年来,都日复一日的落在我的眼睛里,当所有的美好涌现在我的心头,瞬间就成了一副淡隽秀美的画面,柔缓的汇聚成灵魂里的小溪,这也是几年来,唯一在我心中长存的风景了。

喜欢用一颗慵懒的心,感知生命的兜转迁移,小镇,是我的第二故乡,十一岁便随着母亲迁居在此,也许是因为这是母亲的故乡,故而,心才会如此深情这里的一草一木,甚至是一人情,一世故,都有了精密相连!小镇,虽然不大,却每一天都是热闹非凡,来来往往的车辆,昼夜不息的从这里经过,带着小镇的安谧驶向远方。每一天很早,就有成群结队的菜农,从周遭的各个村子里,如潮水般涌向小镇,有的肩头扛着一大篮子青菜,有的推着三轮,有的骑着小三轮,满脸洋溢着淳朴和实在。

纵然,都是来自不同的村庄,却都是满眼的新鲜蔬菜,看得出,那嫩油油,青翠翠欲滴的菜叶,是菜农起早从地里采摘而来,甚至还经过一番细心的捆绑的。他们脚步匆匆,是在和时间赛跑的勤劳人,哦,他们一定是怕菜时间久会蔫了,不新鲜,还有就是希望早点赶到菜市场,可以卖个好价钱吧?只是很多人,还没有走到菜市场,菜就会被蜂拥而来的购买者抢空。那些新鲜,便宜,自然讨购买者喜欢了,最重要的原因不仅新鲜,便宜,而且又是无公害的绿色鲜嫩青菜,所以要比市场里面的坐地贩更加畅销。

以前的时候,总会图新鲜,买来错了时令的菜,明明是寒冷的冬季,偏偏买来酷夏的青菜,即使贵上几十倍,也觉得值得。直到某一天,不小心看了毕淑敏的一篇买菜的小文,题目,不记得了,只记得她与一个买菜老奶奶的对话,让我改变了态度,知道了错了时令的菜,是用催熟剂给催熟的,没有接受它应该有的阳光和空气。于是我上网查找了大量关于催熟剂的知识,虽然解释都含糊不清,但是我相信只要不是时令的果蔬,对身体一定是有危害的。

喜欢吃苦瓜,所以一年四季,都喜欢买苦瓜来吃,大家知道,苦瓜的时令是夏季,那个冬天,可能是吃火锅上火,他说:“不如,再去买几根苦瓜吧,消消火,也好。”但是,我并没有让他去买苦瓜,而且以后错了时令的果蔬,让他少买,最好不买。他这人对身体健康,看的很重要,听这么一说,不受时令的果蔬会危害身体,他也自然不会再吃,亦或者少吃了。

喜欢安静的时光,喜欢看天空,喜欢饮茶,喝咖啡,也喜欢听歌,看书,不为高雅,只为灵魂的静美。相信总有一些时光,会让忙碌的脚步慢下来,小小的安逸。不喜欢钻入喧嚣里,却喜欢静静的欣赏喧嚣里的人群,远远浅浅地听他们谈天说地,说春夏秋冬,说日月星辰,讲小孩子的学习,讲柴米油盐酱醋茶,即使不去靠近她们,但是依然会从风里传来她们欢喜的言谈,充满着和谐。我的身体融不进喧嚣,可是我的耳朵却在阅读喧嚣。

生命,或许一直都是纠缠在喧嚣与静寂交错中。在静寂之中看清喧嚣,在喧嚣之下,阅读清宁。

---文字,湘楚雁丽,写于9月13日 QQ1743091829